寺院历史

  清光绪十六年《重修观音阁碑记》录文

  观音阁之在吾洺也,屹然特立,极栋宇之穹,隆的尔殊形,洵丹铅之美备,层构崔嵬而岑立,浮柱星悬增盘连,嶪以峦居,飞梁虹指,北环洺水,西映聪山,诚万古之奇观,信一方之胜景,何平叔所谓:“远而观望之,若摛朱霞而耀天文;近而察之,若仰崇山而戴垂云。”者不过此也。第建始不知何年,相传唐尉迟敬德曾奉勅重修,而断碑残碣,渺然无存,或亦元魏之时,崇尚浮屠,为其所建欤,未可知也。每值上元佳节,灯火辉煌,望之如星球在天,雨花坠地,自古及今,神人胥乐,洺之有斯阁,殆亦鲁之灵光殿,岿然独存者乎,虽陆续增修,而岁远年湮,风霜剥蚀,垣倾堵败,栾拱摧残。太学生李君发桢,见而悯之,慨然以重修自任,爰集同人,量力捐资,共襄盛事。奈工大费繁,财绵力薄,不得已,邀集李君缨富、刘君福全、张君树棠、李君发江、高君福平等数十人,予亦忝居其列,各自备资,斧劝捐与四乡,外审势以经营,内尽心而筹画。经始于光绪十三年春,落成于十四年冬。靠阁西隅马后升施地基一段,新建瓦房二间,以作妥放灯笼之所。而阁上之金楹玉磶,藻棁云楣,碧瓦鳞分,丹甍栉比,□新结构依旧,增新庙貌堂皇,神容整肃,从此辉煌金碧,莲台与梵宇,争荣烂熳,日星宝幢,共绣幡竞丽,继千秋之灯节,火树齐开,增五夜之灯光,星桥密布,金钩银蒜,如登不夜之城,玉宇琼楼,疑入广寒之府,此虽众善信筹画之功,抑亦普城乡协助之力也,工既竣,向记于予,予不文谨,即目之所见者,述之云尔。所有花费钱文并施者姓氏载与碑阴,是为记。

  邑庠增生田凤琴撰文;邑庠生田凤阁书丹。

? ? ? ? 大清光绪十六年岁次庚寅季春月谷旦。

  ?《民国八年重修佛阁》碑录文

  洺州旧有十景,而佛阁灯光居其一,夫佛楼佛殿世界通有,今独取此景何也,盖佛阁系古修,高入云汉,传言为自来佛,灵验非常,每遇燃灯时节,普照八方,煌煌乎,钜典昭垂,灵承赫赫,非他处可及也,然年沈日久,风雨摧残,阁上板朽,四围墙圯以及神像零物多于损伤,目睹者不□心悲矣,时有李君等于民国八年捐资募工,照旧修补,至数月焕然一新,又创立公所、修造签谱,今虽风微□□而遐迩蒙佑,皆重修之功也。

  副榜杨荫清撰文;郡庠生王聘三校字;邑庠生李发炳校字;五品衔候补知州田嘉值书丹;七等嘉禾章权子礼篆额。

? ?  民国十九年岁次庚午荷月上浣谷旦。